魏阿衍

一个装着故事的小朋友

少天生日快乐

#0810黄少天18岁生贺
#ooc预警 作者咸鱼 只会水文

今年的冠军,又是嘉世。

黄少天躺在床上,一个月来不断对嘉世每场比赛的复盘,对他们的战术,对叶秋的操作,他们讨论,分析了一遍又一遍。
合上眼,一切都历历在目

下个赛季,我和队长就要出道了。
嘉世居然独霸了三年的冠军。
对上那家伙,赢面有几成呢。

“啊啊啊,好烦啊,黄少天你在想什么呢,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一样。快睡觉睡觉睡觉,明天还要训练,在不睡怎么拿出饱满的精神力,啊,晚安。”
黄少天烦躁的揉头,一个鲤鱼打挺,自言自语了半天,又缩进了被窝。

“哒哒~哒”敲门声又将他入睡的念头打消。
“谁啊,大晚上的,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黄少天嘴上嚷嚷着,但很实诚的去开了门,“啊,喻文州啊!有什么事吗?”
“明天你生日,刚刚后勤那边让我给你。打扰到你休息了,抱歉。”
黄少天接过,发现是批假条,经喻文州一提,才想起自己生日快到了。听到后半句,暗叫,这隔音效果也太差了。面上笑嘻嘻地回复道:“那谢谢啦,刚才你听到的,不必当真,哈哈哈。”
喻文州:^v^
“嗯。”

蓝雨这一点很好,队内成员生日只要不是比赛当天都会放假一天,当然当事人可以选择放或不放。

正好,休息一天,放松放松,调整心态。
黄少天怀着这个想法渐渐入睡。

第二天 早餐
黄少天起得很早,收拾收拾东西,想趁着大家还没起早早离开。去年就是没经验被他们围堵了好一阵。
想到这,他脸上浮起了笑意。

“少天,生日快乐!”黄少天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抬眸一看,喻文州!这家伙起这么早。黄少天思量着,手里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个盒子。
“这是生日礼物。”喻文州见他一脸惊讶,解释道,“你怎么走这么早,这个时候大家还没起。”

“哼,还问我走这么早,你怎么起这么早呢?”黄少天小声嘀咕。
“嗯?”
“哦,我还不是为了躲他们,不是去年……”
喻文州瞬间表示理解。
“那走了,谢谢你的礼物。”黄少天挥手致谢。

“天儿,回来啦,快坐快坐,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刚好出锅,来尝尝!”
“好嘞。”
“你这孩子,回来了还在玩手机,你说你要打职业,天天对着电脑,辐射多大,现在还在玩,还在玩,近视了戴眼镜多难看。”
“知道,我队友在祝我生日快乐,我回他们。”
“这样啊,那你快谢谢他们。”
“谢着呢”

事实上
荣耀第一宇宙无敌战队→蓝雨
队员a:黄少生日快乐!
队员b:黄少生日快乐!
……
队员z:黄少生日快乐!
联盟第一剑客:谢谢各位父老乡亲们的祝福,捧场!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虽然你们很遗憾无法和我共度,但是我不遗憾,一点也不遗憾。
队员a:好啊,你小子,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要不是小喻告诉我们。亏得你还知道遗憾,不然回来揍你。
队员b:楼上你眼花了。
队友c:黄少=心机boy
队友a:卧槽,黄少天你给我等着,回来了爷爷我锤爆你。
联盟第一剑客:略略略jpg
联盟第一剑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a眼速比不上手速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打架来jjc啊,来PK啊,造作啊朋友,陪你玩到心服口服,看谁锤爆谁的狗头。
队员a: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来一个烟雾弹。
队员b: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出一块板砖。
……
队友z:对方不想和你说法,并向你使出一招剑影步。
联盟第一剑客:卧槽你们恶意针对啊,兄弟们今天我生日诶!不带这样玩的!还有啊,你们发其他职业技能就算了,最后一个什么意思啊,你是要和我比比谁的残影多吗,嗯?嗯?嗯?
鱼闻粥: ^_^
鱼闻粥:少天现在是饭点,乖乖吃饭。
联盟第一剑客:知道啦知道啦,我妈的手艺可好了。
联盟第一剑客:分享图片jpg
联盟第一剑客:分享图片jpg
联盟第一剑客:分享图片jpg
队友a&b&……&z:再见。
鱼闻粥:好好吃饭^_^
联盟第一剑客:OKOKOKOKOKOKOKOKOKOKOK

风卷云残之后,一个即将出道的职业选手怎么可以不开游戏呢。
黄少天从抽屉里随便抽出一张账号卡,熟练的登入游戏。
“滴滴滴”
许久未登的账户消息箱已经99+,他毫不在意,直接弧了消息,在城中的交易市场逛了一圈,新添了一些装备,便径直前往竞技场。

“小子你往哪撞呢,看我一招银光落刃给你一个痛快。”屏幕里的剑客速度快的惊人,更让对手心烦的是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连胜几十局后,竞技场今天来了个高手,而且很烦的消息便传开了。

常年混迹竞技场的玩家很近便找出了他的信息。
满级剑客,最近的一次pk是两年前,胜率高达80.7%,操作快而精准,话多
待众人进入观战区时,剑客的胜率已达81%,而他的每局战斗,都在两分钟内解决,迅速而果断。

蓝雨俱乐部
“听下面的人说,今天神之领域来了个高手,没有加入公会。我们去看看?”
“成。”喻文州应了。

荣耀 竞技场
喻文州看着屏幕里剑客的操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嘴角微微上扬。

“我们打一把。”
术士走出人群。

这局比赛,意外的僵持了许久。
黄少天试探着低声唤道。
“喻文州?”
“是我。”
天,他怎么来了。
黄少天想要快些结束战斗,但对方依然慢条斯理,打得极其认真。

“少天,好好打。”
黄少天的垃圾话在喻文州面前哑了声,纠结了一秒,又迅速投入了状态。

擂台上,两个角色打得难分难舍,而高手可以看出,胜利已经偏向剑客。

“你看,现在我还是打不过你。”术士在血槽将要清空的时候说到,“所以,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黄少天闻言,手下的操作乱了一分。

“不要因莫须有的对手慌了神。”
“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蓝雨,谁比得上你呢?”

术士渐渐倒下,耳麦里再无声音。
荣耀的两个大字在屏幕中闪耀。

是啊,
我有什么好慌张的。

屏幕画面回到竞技场,剑客站在竞技场的中央,四周是观战的群众,他们在为胜利欢呼。

黄少天笑笑,退了游戏。

嘉世三连冠又如何,
叶秋再强大又如何,
那是他们的盛世。

下个赛季,将是我们的时代。

——七尺

两个女孩隔着网线的友谊
相似的经理
相死的悲伤
相遇,是为了忘记
又或是寻找命运的终点